件商品
你的購物車是空的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HK$0 {{ item.unit_point }} 點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字摸月曆 每月一篇 吃不膩 解得消 剛剛好

四月 令我在好友聚會的話題不再純粹

這天我打電話給啊緒:「喂好悶啊,不如見吓啊!」
「都得嘅,叫埋佢哋,上你到煮飯食囉,健康啲又安全啲。」啊緒對於我呻悶一點都不驚訝,畢竟禁足令前我是個坐不定的人,下班都一定要岀街吃飯再食糖品尾班車才回家的人。現在整天困在家,連公司也批准WFH,連下樓買杯咖啡都覺得不好意思,聽到他們要來訪作客,簡直有如久逢甘露,渴死前的一滴水,救我一命。
「好啊!咁星期三5點樓下惠康一齊買餸啊!」

「喂阿唔好煎啦又話健康啲!」
「蒸要買蒸魚豉油喎。」
「就咁豉油邊有味㗎?不如三文魚刺身啦,都係魚姐。」
「妖點同啊!」他們三人異口同聲地説道。

看著他們在超市你推我恐,小朋友般似的,我卻在仔細觀察他們的臉孔。啊思臉上的妝容隨口罩戴上一同卸下啊緒自小住我附近,短褲拖鞋便來相見。啊俠今日一枝煙也沒有抽,可能是不想拿下口罩怕感染吧。
回到家,除下鞋,卸下行裝然後走到廚房,他們也走進來,一言不發卻各就各位,有人切菜有人把食材放進雪櫃有人洗生果說要弄飯後甜品,我們嘻嘻哈哈把這頓飯合力完成。
 
這晩我們聊了很多,說什麼很悶啊想進修一下,又說我已在網上開始學日文,開始識睇還未識讀似的。啊緒說他沒有在網上結識女孩子,怕她除下口罩時樣子吃不消,說完我們都哈哈大笑。「咁你哋覺得最近有咩改變啊?」「屋企人啦,日對夜對都廢時同佢地嘈啦。有時聽下佢哋講嘢,又會覺得佢地嘅抗疫態度好好笑,最後發現其實佢哋幾可愛啊。」「係啊我同我老公都係,嗌兩句交,俾佢摟住抱上床來一炮,都嬲佢唔落。」
 
愈罕有,愈珍惜。愈複雜,卻愈純粹。
 
正常的香港,我們的話題不會純粹。
現在的香港,我們的話題突然純粹。
 
寫作後記
以往的創作自白都會寫下和語錄和設計的文章,今次寫下相反的東西是否倒自己米?我想不是的,上年創作的生於香港的無奈怎會敵得過百年難得一遇的全球大疫情,與其強行寫下和主題相關的文字,倒不如寫下我們今個月設身處地面對的現實,始終不是先知,一共隨遇而安就好。祝你我,安康。

立即選購字體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