件商品
你的購物車是空的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 item.unit_point }} 點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明報副刊】20210216

【明報專訊】「思緒俠」這個名字,你也許會覺得陌生;但一打開他的IG專頁,看到各種時歪時正的電腦或手寫繁體字,配上各式各樣風景圖,你便大概再難以忘記他把每個繁體字重新塑造形象的「畫風」。思緒俠真身Roy Chan,出身廣告系,原本與造字毫無關係,但他在不同公司當設計師時,發現中文設計字體數量少,常要借用日文字體,因而偶爾面對缺字的問題,機緣巧合下便開始造字。2019年適逢轉工,嘗試在專頁分享字形加以修飾的詞語或短句,在網絡吸引不少目光,結果乾脆全職「瞓身」造字。

成立思緒俠造字後,Roy借字體設計推出不少產品,如印滿歌詞的電話殼、4色開瓶器、繁體字萬字夾等,出乎意料大受歡迎。當中不得不提的是以香港為主題的月曆系列,本身熱愛創作系列作品的他自言,「月曆才稱得上首個大型企劃,以香港為主題是因為我相信設計之目的是改善生活。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同樣生活在一個壓迫、速度快、一定要努力的城市。但為何一定是這樣?基於這些感受和觀察,我想做一個項目,像跟朋友傾偈,想告訴大家香港有什麼好和不好,我都明白」。

曾因工作迷失 轉化成設計靈感

2020年首個推出的月曆名為「生於香港的無奈」,每個月份都以一句總結,一年共有12句文案,譬如3月主題「香港——令我瘋狂地做大家認為正常的事」,便取自Roy的自身經歷。他苦笑道:「我以前經常轉工,很簡單想加人工和升職,逐漸轉工到達一個階段連自己都害怕。究竟轉工為了什麼?我會不經意給自己壓力,想在最短時間上到最高位置,完全處於雙眼被蒙蔽(盲目)的狀態。」現在回想,他仍然覺得以前忙得太不尋常,卻不曾意識為何有這種「動力」,也許正是受到香港文化影響,令他誤以為人生只得一條「康莊大道」。迷失以後,他選擇慢下來還原基本步,重投創作,而創作亦燃起他的設計慾,「我想做一些大家都會記得的事」。

今年,他延續月曆企劃,推出「守在離岸的香港」月曆,每月句子依舊一矢中的,在讀者腦海縈繞。根據Google資料,自2019年6月起,香港有關移民資訊的搜尋度急升,2020年當政府拘捕黎智英、李卓人等後,搜尋度再度上升,移民成為香港人近年最大的議題之一。於是Roy想到,不如寫6句有關香港和6句香港人憧憬的某處的句子,互相呼應,突顯香港人就「離岸」的內心糾結。例如1月的「這裡尚有太多不願作的道別」和2月「那裡填滿房子的是空間」,一正一負為香港人喊出心聲。「有人向我反映去年的主題太負面,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香港生活本身就很負面,今次嘗試轉變呈現手法。」

在「不願作的道別」一句,他以輕柔的線條呈現藕斷絲連的感覺,「填滿房子」一句則大膽地以正方形框住文字(圖a),象徵房屋限制,卻帶點跳脫輕盈感,有創意之餘,最重要是每個字也用心配合主題和意境。當主流大眾總是以為設計要愈多畫面愈好,他反倒選擇在最小的空間創作。「我們並不是賣字體,或手機殼等產品,而是想帶出繁體字的可能,只憑一個字去說故事。」即使簡單如一個詞彙,從改變它們的筆畫、風格、方向等,便能予人截然不同的感覺。

造字體,每天面對的都是看似單調的字和筆畫,有何值得沉迷之處,促使他希望有朝一日造出一套全新的繁體字呢?他笑說:「悶㗎,造字過程只有白底黑字,灰色就是留白,沒有其他。但筆畫有多粗幼,留白留多少,找到樂趣是會上癮的。字體不是顏色、排版,只是在正負中間找到樂趣,正!」撇除造字,他仍不忘融入更多設計元素於月曆內。若細心留意,月曆卡上面一邊全是凹凸不平的曲線,原來暗藏玄機,只要把12張月曆卡拼湊在一起,便成了獅子山的圖案。

獅子山精神,近年一直被年輕一代視為屬於老一輩的精神,為何要將獅子山放進去?「想過用維港線或其他山脈線象徵,但都不合適。我們雖然口說摒棄,但想深一層,我們還是處於獅子山精神裏,香港人在過去數年如何群策群力,展現同路人的默契,其實仍然是一種獅子山精神。」有些字句,月頭時你未必領會,過了一個月翻看可能有另一番感受,月曆上的獅子山圖案亦然。在Roy眼中,因為有時間流逝才有成長和覺悟,慢慢地經歷各種事情後,自能看到一整年的進步,把獅子山合併成為一個完整的形態。

「不要只放大眼前限制」

自2019年,不少香港人陷入前所未有的失落,到2020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他認為這時候我們更需要積極和正面。「在香港生活的確無力感很重。有些字今日已經不能說,但我們不要只放大眼前的限制,明明可以做的還有很多。一個字也可以玩得出神入化,盡做吧。」推出這個月曆時,他也抱着這樣的心態,卻意外獲得不少顧客認同,甚至在推出前已有不少人查詢,「有很多人臨離開香港前,專程問可否早點拿到月曆,可想而知離岸是每個香港人都在面對的切身問題」。但離岸前,他選擇「守」,不論以字為生,還是在香港,總有艱難想放棄的時候,但他以12月的句子作結。「這裡離了岸卻依舊是香港;那裡離了岸也可以是香港」,正是他堅持為香港人寫字造字,繼續把設計化作意念感動人心的原因。

編輯:王翠麗|文:尹青

【發緊夢】20210217

【橙訊】電腦繁體中文字型不多,經常讓設計師們十分苦惱。當市面上沒有合適的現成藝術字型,設計師唯有自己畫自己造,「那個都是造字!一看就知道。」經過隧道口的大型廣告牌時,Roy興奮地把廣告上的中文字設計拍攝下來。

24歲的陳靖軒(Roy)在2018年8月建立了Instagram平台「思緒俠」,一開始只是一個分享自家設計的空間,文句中每一個中文字體都經過他悉心設計,獨一無二。「思緒俠」原是Roy筆下的角色,故事中的他在創作的過程中,會稍停腳步欣賞沿途的風景,著重過程開心多於結果得失,正正是Roy自己的寫照。

一粒字搞兩日

䌓體字型不夠用,很多時候港人無奈借用簡體和日文的精美字型,惟別人的字庫不足以我們日常應用,「缺字」的情況經常發生。Roy希望專注做䌓體字字體設計,於是在2019年末全心投入成為「思緒俠」,一個人全職造字。

即使讀者可能看不出來,但每一個字的背後都有其獨有的設計意念,花盡心思時間功夫,真正「粒粒皆辛苦」。例如Roy所設計的「年廿八洗邋遢」,特意每個字都加上圓邊,代表掃把滑走骯髒事物。「創作意念我不說出來或許沒人留意得到,但你看過作品會覺得靚,整體觀感是乾淨、不邋遢。」這就是字體設計力量,能讓文案更具張力和感染力。

「心機在於黑與白之間,怎樣在筆劃間做融合,需要微調很久。」點橫撇捺鉤,依據筆順等既有的字體結構基礎,以搭配(mix and match)、合併等元素,加添風格和玩味,例如不同的粗幼度能彰顯文字的力度和強硬度、回鉤代表韌力等。造每一個字,Roy說需時兩天,「付出的成本超多,難度、時間,與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冀讓人知道:香港有字體設計 

「當打字時、雜誌上沒有字體的時候,如果我們不再創新,還剩下什麼呢?」字體設計在本地不為人熟悉,甚少人看到廣告牌會像Roy一樣說「那是造字啊」。提高港人對繁體字字體設計的認知,是他堅持下去的動力,「無論幾辛苦或者嘥時間,我都想繼續造字。」

至於一整套字體?他當然想造。Roy創作的「思緒重生體」暫時造了百多個字,一套中文字體約6000字,如果以兩天造一個字的速度計算……大概32年後才完成?他苦笑,坦言造一套完整字體並不簡單,「希望最快明年可以推出吧。」記者對這個期限仍然有所保留,但會期盼著他夢想達成的一天。

 

圖:橙新聞|文:周涴楠|拍攝、剪接:劉智恒|製圖:Benny|責編:黃展豪

【U周刊】20191017

思緒俠的任務
 

某天碌 IG,唔覺意看到「思緒俠造字」的 account。每個 po 都是一張相配上一個詞語或語句,每一個的字體都不同,而且都不是一般電腦預設了的字體。透過手機去看,就是經由不同字體 / 詞語所構成的微小風景。
 
「思緒俠」真身是 Roy,「如果入到來,望見相還相字還字,整件事其實不 make sense;現在 merge 一齊,就會立即望見字體和配圖,然後再去看 caption,整個觀感便會更統一地走出來。」是的,除了字和圖,還有文案去延伸意義,「但文案只是用來 support 那組字。」講到尾,被選用的字詞才是主角。
 
Roy 也曾輕視字體設計。「讀廣告設計時,其中一堂教 Typography,其實沒有興趣,要做自己個名,試過做,才明白字體設計原來這麼重要。」
 
而中文字體設計尤其難,「我不是只做一個字,而是做一個詞語,會有幾個字,繁體字最難就是這一點,例如『夢幻』,『夢』字好多筆劃,『幻』卻好少,如果兩個字都是同一個粗幼度,mix & match 上就會好麻煩。」
 
揀選字詞設計時會根據甚麼?「其實都是源自生活。有時突然聯想到某個字,好似『少年時代』,那一天因為聽緊古巨基《致少年時代》,一開始已經決定做出一種好年青的 mood,然後想到以前的人去士多飲汽水,開汽水一刻,會湧出氣泡,就將這感覺放在字體上。」
 
為何要揀中文字去做?「簡單直接易明。根本從來都沒有諗過用其他字,因為我們身處香港,用的是繁體字,如果連香港的設計師都不去捍衛繁體字,邊個會去捍衛?」
 
「堅持」背後
 
會先聯想字本身?抑或先構思字體?
「一時時。例如『堅持』,一定是先想到這詞語。最初,用了一種好硬的字款設計,字中間又會穿一支支嘢出來,希望營造鋼筋的感覺;臨近出 po 時,始終覺得唔係嗰回事,決定重做。」
現在這一款,望落柔弱。「好多時我們就像盲人,看不見前路,只能依靠觸摸指示板上的那些點找方向,但摸到了,也要肯走下去才能到達。『堅持』這回事不一定硬繃繃。」

【信報】20191220

香港人的意思:nothing is impossible

 
要數香港的字體設計師好像真的沒有太多,第一次接觸 Moodmen Font思緒俠造字,印象中是上年颱風「山竹」過後的一段時間,就是見到有人造了「山竹」字樣的藝 術字,再click入這個IG account,全部也是不同字體的設計,突然才如夢初醒的想,啊原來香港也有字體設計師的。不過要數思緒俠造字中最喜歡的設計,一定是以彩色memo紙砌成的「香港人」字眼。 
 
思緒俠的真身是Roy,原本讀廣告設計的他畢業後也投身音樂平台、電影公司的廣告設計,當中發覺字體其實很影響整個設計,所以久而久之就迷上了字體設計, 也開設了「思緒俠造字」這個品牌。這次Roy給大家的聖誕卡寫上「Nothing is impossible」,就是覺得對於香港人而言,沒有事情是我們做不來的。「這半年來發生的事情很多都打破了大家對香港的既有認知,最大的改變是沒有了從前的冷漠,透過眼神,知道大家是同路人就會願意跟對方出生入死。」跟思緒俠造字的其他作品一樣,這次的聖誕卡設計也背景配圖加強字體的感覺,「選了一張香港落雪的場景是希望表達nothing is impossible」。
 
其實筆者好喜歡這個聖誕卡設計,「喂!」這個字其實 很親切,只有對着熟悉的人才可以很warm很搞笑地一邊擁抱一邊說「喂~~」這樣子,所以「喂!香港人」這句話即使沒有指向某一個人說,但卻異常地舒服。「設計畢竟沿自生活,很多時生活上見到熟人的第一句都是 『喂!』,所以就用了在設計上。」筆者跟Roy再繼續探討「香港人」這三個字的意思,「雖然大家一向都可能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但今年才有這個實質的機會大大聲說出口;更多人說、更多場合說,認同感才會增加, 『香港人』這三個字的力度才會增加,才會真正團結到 大家,所以我們更加要再說多點。」
 
以往的平安夜,走到擠擁的彌敦道上,再冷也暖笠笠;除了朋友,即使是陌生人,都可以說一句「喂!聖誕快樂!」 尤其是今年,即使互不相識、素未謀面的人,甚至是不同國籍種族的人,都展現出前所未見的互相幫助的情意結;因為,大家都是香港人。
 
生於香港:我們這一代
 
雖然說到香港會下雪好像有點誇張,但這半年來大家的思想每天都有被衝擊,既有的價值觀每天都有被顛覆,生於香港這個父權社會,傳統思維是下一代要「聽話」,但年輕人可以做到的、他們有的特質,我們這半年來看到了,「以往上一代會有一種『你憑什麼』的姿態,但事實證明,不管你年紀大或小,都總有自己的 value。所以選擇繼續造字的生涯,就是希望以自己的能 力去教育更多粉絲去喜歡字體。」除了對字體的重視, Roy亦希望大家可以慢下來,「碌」Instagram時只要多花兩秒時間,停一停在思緒俠的post,這天可能是「堅持」,那天可能是「忘記」,配圖有否引發你共鳴?Roy 為字體及配圖專門寫下的文案跟你經歷過的故事又有否很相似?
 
說到價值觀,也不得不提思緒俠的出處。話說很久以前,思緒俠跟全能俠是好朋友。有一天,思緒俠問全能俠,「什麼才是成功?」他們二人都有自己的目標,全能俠勇往直前,朝着目標全速前進,其餘的,一概不 理;相反,思緒俠雖然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步伐卻慢 得多:他欣賞到沿路風景,一路上也認識了不少朋友。 慢慢地,二人愈走愈遠,全能俠離開了思緒俠⋯⋯「成功的定義是什麼?這個定義是要來定義你還是定義我 的?這個時刻我選擇了當思緒俠,是否成功有誰說得清?那就即管先走下去吧!」
 
往後的成功太遙遠,眼前要做好的,就是要把2020年的 月曆賣光光。以「生於香港的無奈」命名的月曆很灰? 絕不,表面上可能是大家每天都會感受到的無力感,但背後的意思,其實Roy是想告訴大家「晝日夜垂,共勉如初」,你所經歷的,可能其他人也都在經歷,你不會孤 獨的,香港人與你同在。每個月都有不同字句語錄,全部由Roy或朋友寫下,全部有不同字體設計,「文字可以是很強的武器,但也是情感上的催化劑,讓人一看就感動到。」語錄不一定很政治,可能只會生活上的感觸,「令我在好友聚會的話題不再純粹」,這句相信不同年 紀的人看起來都會有所感觸,由從前跟朋友討論哪家餐廳最好哪位明星最漂亮,現在卻是要不要轉工買樓生小朋友;而思緒俠最拿手的思緒體當然亦派上用場,出現 在讓Roy感受最深的六月之上。默默寫上200+1,你猜猜這個月的語錄會是什麼?
 
「去年過得不好,下年要過得好。」夾在月曆裏的紀念卡,以這句作結。

【honeycomb企業專訪】20200929

Roy Chan是思緒俠造字(下稱思緒俠)的字體總監。思緒俠的業務大概分為兩方面:「企業對企業」和「企業對客戶」的商業模式。

公司營運的方針主要是以「企業對客戶」的名氣去接「企業對企業」的客源。Roy希望設計一些藝術字體,能在香港街道上的風景或網絡社交平台廣泛應用,令消費者能看到字體的多樣性。

「造字」,由一個故事驅使的。

跟很多從事設計的人一樣,當Roy使用一些精美的字體時會出現「缺字」的情況,例如使用簡體字或日文字時,當「您」這些繁體字是不能應用的,而Roy又認為這個字體很精美的時候,那怎麼辦呢?Roy便會根據想用的那一套字體的部首及字形去組成自己想要的字,這便是開始造字的過程。

一段時間後,Roy便開始製造產品,由最初的製造「浮字機殼」系統,直至去年年末亦推出了一款名為「生於香港的無奈」的月歷這個商品誕生。完成月歷的生產後,Roy發現這個營運模式有持續發展的潛力,於是便辭退了正職,正式開始了這個行業的發展。

由於思緒俠只是接字體的工作,這使到思緒俠跟其他公司有明顯分別,當其他公司接收到設計需求的訂單時,需要考慮一些繪圖或更多設計上的需求,而並非專注於字體。所以有別於市場其他競爭者,Roy的公司專注在設計藝術字體方面,所以會將這件事做得更好。

很多人都會問我們公司為何只是專注設計繁體字,我的答案只有一個——不是我們刻意不設計英文,或不設計簡體字,而是我們從一出生便使用繁體字,因此我們「造」繁體字,就是這樣簡單和純粹的願望。

Roy覺得創立思緒俠最大困難應該就是尋找「企業對企業」商業模式的客源。「我們公司由製造產品開始,從而建立我們公司品牌,我們有自媒體,即在Instagram上有自己經營的品牌,但「企業對客戶」商業模式的客人是不足夠的,我們推出商品時,Instagram上的客人會購買或分享到自己的社交平台,但數量始終遠不及商業客戶購買的多。」

Roy發覺在創業之後最大的不開心是在於「造字」的時間變少,因為要處理很多行政上和財政例如開支上的事項,始終自己不是專長於這些地方,總要花多一點時間。卻又不能不做。

對於新的創業者而言,Roy用最簡單及最現實的寄語:不要害怕辛苦。

「正如我自己一開始創業,也不是想著要去做藝術字體而去做的,只不過是做著自己想做的東西,從而找尋一個平台去發佈(例如:Instagram),當有人欣賞,證明這件事是可行的時候,便會有人買你的產品。我們就是因為製這的月歷有人買, 甚至最終售罄,我們便有一定的資本去創立公司,所以我覺得:當你堅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最後才會得到正確的回報,這相比你一開始便鴻圖大志,計劃自己要先儲有一百萬再去創立一家公司,要聘請幾多位員工、要做甚麼、模式如何分佈,會發展得更持久,個人的內心亦會更強大一些。」

想發掘思緒俠的更多樣性?

讓我們詳細了解你的訪問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