件商品
你的購物車是空的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HK$0 {{ item.unit_point }} 點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香港造字師:正方宮裏保衛香港人的字體 20210923
以字體的尖銳斜角,回應著這個時代香港人「保衛、還撃」的情感。

文字有其思想,有其形體。時代變遷,舊日一紙墨寶怎樣穿透時代,見證藝術的不同定義?新字體的冒起意味着一浪怎樣的新思潮?讓一切從字體說起。

「李漢港楷」是香港第一套眾籌成功的街頭書法字體,修復過程接近五年,於2020年底達成眾籌金額,其後正式開放供購買。字體的原形由已故街頭書法家李漢書寫,由其摯友的兒子李健明修復。

比起「字體設計師」,李健明更想以「招牌佬」自稱。他從小接觸招牌製作,對他來說,字體從來都不是藝術,也不曾讓他狂迷,他甚至自言小時候「討厭美術」。他認為,字體只是一種與生活交融的東西,避無可避。而李漢的字可說是八、九十年代香港風貌的一部分,兇猛粗豪,與舊香港那種「別欺負我」的精神一脈相承。其連貫的筆劃,也蘊藏了前人的招牌製作智慧。


隨着時代變遷,霓虹燈招牌受監管、招牌製作電子化,香港街道已慢慢換上新畫風。字體比起從前得來容易,同時字體設計也趨向專業化。

在九十後字體設計師Roy Chan眼中,字體是一種黑白線條的藝術。當字體升格「藝術」,卻需面對非法下載的風氣,使本來艱巨的䌓體字體開發過程更難實現。

他創立《思緒俠造字》回應時代需求,年半間造出約200款風格各異的字體,每套字只有十至數十字。對他來說,教育香港人是當務之急,「網絡熱度、新鮮感」是當今需求。然而創作與商業化社會共存,意味着他得投放時間在相對䌓瑣的工作上,如產品開發、市場營銷。兩位與造字工作的情感交纏,並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

李漢的字由一袋字帖躍成七十萬眾籌金額,同時香港人近年需要的字體也愈趨情緒化。

字體的價值在變,涵意也在變。

從前的招牌字實用搶眼為主,如今則成了桿衛本土文化的符號。而隨着近年社會情緒持續發酵,不少形態新鮮的字體緊隨面世。Roy認為,香港人近年的情感是保衞、還擊,一個時代的情緒需要一些新字體作為出口。

他心目中的「香港人字體」—「思緒重生體」也悄然在腦海裏成形,激發他加入募款製作一套字體的行列。「有火」、「二十度的斜角」「有痛感」的字體雖然剛烈,但必定安份守己地把煴火留在正方宮內,一旦被入侵就奮力還擊。是字體,也是香港人。

自由不斷收縮,文字被禁,字體如是嗎?李健明一笑置之,他心目中的《李漢港楷》有千萬種用法,任由詮釋。字體世界本應百花齊放,既然沒有特定用法,何來被禁的字體?

「幸運地,這種事情還未出現。我說的是未出現,將來的事我不知道。」Roy對於字體被禁的想像,也不大擔憂。

他認為雖然文字受限,但當傳意的世界浩瀚得不着邊界,就不需害怕規條。「設計就是一門這樣的東西,怎禁也禁不了大家心中的意念。」造繁體字難,在香港造繁體字更難,這一點難,造就了香港字體獨有的時代風韻。

虛詞.無形 20210907

https-//bit.ly/2XPVxYh

記得小學時期曾經有一份電腦科功課要製作網站,當時揀選了華康少女體作為標題。那時覺得這種圓角的字體予人一種可愛感覺,十分喜歡。多年過後,字體選擇依然不多,在街上亦不時看見用上華康少女體作為字體的店名。

 

而在香港做設計的朋友都有過「無字體用」這個難題,雖然市面上有不少中文字體,但不少都是由日本又或者台灣研發,不適用於全部字體,尤其想打廣東話的時候,缺字的情況經常出現。最近思緒俠字體總監Roy Chan就推出了「思緒重生體」,結合黑體和宋體,再加並強而有力的回勾設計,以字體回應時代。

 

由廣告到字體設計

 

Roy大專時期修讀廣告設計,及後曾於不同的廣告公司工作,在過程中有感中文字體選擇不多,於是萌生了自己造字的念頭,「廣告設計要用好多字,加上我是一個好想用字去表達設計的人,但是很多款式的字體都唔啱心水,於是就嘗試一下自己造想要的style,就開始了造字。」

 

在社交媒體上,Roy不時都會張貼出自己製作的各式字體,而今次推出的「思緒重生體」就是他首次推出一整套字體,預計總數有五千多字,當中有寄語香港重生之意,「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同樣是一種重生。」Roy指出自己在2019年已經萌生相關的想法,不過直至2020年才開始認真去思考如何去創造一套相關的字體。「當件事開始靜下來的時候,大家去紀念這件事的方法都不一樣,我就希望可以用自己的角色努力去做這件事。」之後他又補充道:「因為字體可以有好多演繹,希望它記錄到時代發生的事的同時又是一個能夠獨立欣賞的藝術品。」

 

「思緒重生體」以宋體和黑體作為基礎,分別代表了新時代與舊時代。前者的筆劃粗幼不一,筆劃的末端、彎角等位置均有裝飾,是一種常見於印刷的字體,而黑體的筆劃粗幼相同,沒有裝飾,風格簡潔,是常用於數位載體的字體。Roy覺得宋體和黑體是時代最認同的字體,「宋體(以前)最popular,活字粒都係用宋體做,而現在黑體就係最基本,就好似蘊含了兩個時代的symbolic meaning。」在電子產品大行其道的年代,紙本讀物的普及程度大大下跌,宋體的應用程度亦因此慢慢下降,取而代之的是黑體,「在電子平板化的年代經常會用黑體,宋體已經開始慢慢被淘汰,會見到宋體就係書以及排版的時候。但我覺得世代的矛盾興創作並沒有衝突,可唔可以宋同黑有個結合呢,所以我就融合它們。」在構思的過程中,Roy先從橫筆著手,以黑體粗度均一的黑體橫筆作為基底,加上富有宋體風格的鋼筆開首,結合兩種風格,展示出新舊融合的魅力。 字體的另一特色是在以橫筆作結的時候加上回勾,「回勾是逆筆劃的寫法,由右邊去左邊,仍然留在正方形格入面,唔會攻擊到人,同時亦代表了如果你要攻擊我的時候,我就會有一個還擊的姿勢。但是不是經常出現,只有以橫筆作結的時候才會有。」

 

由構思到首次發佈字體經歷了一年多,目前的造字進度大約有五百字。Roy的目標是在完成製作約二千字的時候推出眾籌,而最終目標是在2023年年尾完成全部五千個字,正式開放予付費的用戶使用。而五千個字當中包含了香港常用字、台灣常用字以及部分廣東話口語。

 

造繁體字的意義

 

近年愈來愈多人著重香港本地文化,希望了解背後的歷史以及故事,文字亦是其中之一。許多人認為繁體字更好地保留了中文字的全意,如愛中有心等等,所以被認為更全面地表達了一個字背後的意思。

 

「保育屬於我們的繁體字,繼而創造新的造字風氣。」是思緒俠造字在社交媒體上的status,問到造字是否保育繁體字的方式,Roy思考片刻後笑道:「講到好似好偉大咁,但我唔想咁樣講。我覺得有好多方式去保育,造字不是唯一的方法,其實寫字亦是。只不過我識造字,所以就做吓。」在更深入的了解之後,其實對於Roy而言,造繁體字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香港一直都是用繁體字作為common language,係一種culture。我覺得是一件根深蒂固、無需爭論的事,所以就繼續去造(繁體字)。」

 

香港需要更多字體

 

字體在傳達訊息上肩負著重要的角色,單單是標題字體與內文字體已經是一大學問,標題字體需要搶眼,而內文追求易閱性與簡潔,兩者在作用上已經大為不同,所以擁有不同的字體風格十分重要。而世界各地亦有不少字體設計師,例如日本的鳥海修、美國的Jonathan Hoefler都是大師級的設計師,創造了不少為人熟悉的字體。不過在香港,字體設計不甚為人熟悉,又或者大眾會覺得字體並不需要特別去設計。所以Roy亦希望透過今次的計劃推廣字體設計,除了付費版本之外,他也希望推出網頁試用版,讓更多人可以了解到這個字體。「我會在不同方面去宣揚這件事,例如會做訪問,我想讓大家知道這個字體的由來。這些是推廣字體設計好重要的一步,唔想只是單單賣一套字體。」

 

除了用作溝通,Roy認為字體可以反映到一個地方的文化,亦是一個展現軟實力的方式,之後他又舉例說道:「日本寶礦力廣告咁出眾其實字體幫助了很多,又好似韓國,有十萬個黑體揀,有粗有幼,有高有瘦。但若果用嚟用去都係個堆字體,咁就唔特別,展現唔到一個地方的軟實力。同埋要有新鮮感,如果十年後仍然見到蒙納剛黑體,其實沒有新意,就好似依家仲係懷念霓虹年代,我唔想這件事繼續發生。如果我們不創造經典,後人就沒有經典可以欣賞。」

【明報副刊】20210216

【明報專訊】「思緒俠」這個名字,你也許會覺得陌生;但一打開他的IG專頁,看到各種時歪時正的電腦或手寫繁體字,配上各式各樣風景圖,你便大概再難以忘記他把每個繁體字重新塑造形象的「畫風」。思緒俠真身Roy Chan,出身廣告系,原本與造字毫無關係,但他在不同公司當設計師時,發現中文設計字體數量少,常要借用日文字體,因而偶爾面對缺字的問題,機緣巧合下便開始造字。2019年適逢轉工,嘗試在專頁分享字形加以修飾的詞語或短句,在網絡吸引不少目光,結果乾脆全職「瞓身」造字。

成立思緒俠造字後,Roy借字體設計推出不少產品,如印滿歌詞的電話殼、4色開瓶器、繁體字萬字夾等,出乎意料大受歡迎。當中不得不提的是以香港為主題的月曆系列,本身熱愛創作系列作品的他自言,「月曆才稱得上首個大型企劃,以香港為主題是因為我相信設計之目的是改善生活。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同樣生活在一個壓迫、速度快、一定要努力的城市。但為何一定是這樣?基於這些感受和觀察,我想做一個項目,像跟朋友傾偈,想告訴大家香港有什麼好和不好,我都明白」。

曾因工作迷失 轉化成設計靈感

2020年首個推出的月曆名為「生於香港的無奈」,每個月份都以一句總結,一年共有12句文案,譬如3月主題「香港——令我瘋狂地做大家認為正常的事」,便取自Roy的自身經歷。他苦笑道:「我以前經常轉工,很簡單想加人工和升職,逐漸轉工到達一個階段連自己都害怕。究竟轉工為了什麼?我會不經意給自己壓力,想在最短時間上到最高位置,完全處於雙眼被蒙蔽(盲目)的狀態。」現在回想,他仍然覺得以前忙得太不尋常,卻不曾意識為何有這種「動力」,也許正是受到香港文化影響,令他誤以為人生只得一條「康莊大道」。迷失以後,他選擇慢下來還原基本步,重投創作,而創作亦燃起他的設計慾,「我想做一些大家都會記得的事」。

今年,他延續月曆企劃,推出「守在離岸的香港」月曆,每月句子依舊一矢中的,在讀者腦海縈繞。根據Google資料,自2019年6月起,香港有關移民資訊的搜尋度急升,2020年當政府拘捕黎智英、李卓人等後,搜尋度再度上升,移民成為香港人近年最大的議題之一。於是Roy想到,不如寫6句有關香港和6句香港人憧憬的某處的句子,互相呼應,突顯香港人就「離岸」的內心糾結。例如1月的「這裡尚有太多不願作的道別」和2月「那裡填滿房子的是空間」,一正一負為香港人喊出心聲。「有人向我反映去年的主題太負面,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香港生活本身就很負面,今次嘗試轉變呈現手法。」

在「不願作的道別」一句,他以輕柔的線條呈現藕斷絲連的感覺,「填滿房子」一句則大膽地以正方形框住文字(圖a),象徵房屋限制,卻帶點跳脫輕盈感,有創意之餘,最重要是每個字也用心配合主題和意境。當主流大眾總是以為設計要愈多畫面愈好,他反倒選擇在最小的空間創作。「我們並不是賣字體,或手機殼等產品,而是想帶出繁體字的可能,只憑一個字去說故事。」即使簡單如一個詞彙,從改變它們的筆畫、風格、方向等,便能予人截然不同的感覺。

造字體,每天面對的都是看似單調的字和筆畫,有何值得沉迷之處,促使他希望有朝一日造出一套全新的繁體字呢?他笑說:「悶㗎,造字過程只有白底黑字,灰色就是留白,沒有其他。但筆畫有多粗幼,留白留多少,找到樂趣是會上癮的。字體不是顏色、排版,只是在正負中間找到樂趣,正!」撇除造字,他仍不忘融入更多設計元素於月曆內。若細心留意,月曆卡上面一邊全是凹凸不平的曲線,原來暗藏玄機,只要把12張月曆卡拼湊在一起,便成了獅子山的圖案。

獅子山精神,近年一直被年輕一代視為屬於老一輩的精神,為何要將獅子山放進去?「想過用維港線或其他山脈線象徵,但都不合適。我們雖然口說摒棄,但想深一層,我們還是處於獅子山精神裏,香港人在過去數年如何群策群力,展現同路人的默契,其實仍然是一種獅子山精神。」有些字句,月頭時你未必領會,過了一個月翻看可能有另一番感受,月曆上的獅子山圖案亦然。在Roy眼中,因為有時間流逝才有成長和覺悟,慢慢地經歷各種事情後,自能看到一整年的進步,把獅子山合併成為一個完整的形態。

「不要只放大眼前限制」

自2019年,不少香港人陷入前所未有的失落,到2020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他認為這時候我們更需要積極和正面。「在香港生活的確無力感很重。有些字今日已經不能說,但我們不要只放大眼前的限制,明明可以做的還有很多。一個字也可以玩得出神入化,盡做吧。」推出這個月曆時,他也抱着這樣的心態,卻意外獲得不少顧客認同,甚至在推出前已有不少人查詢,「有很多人臨離開香港前,專程問可否早點拿到月曆,可想而知離岸是每個香港人都在面對的切身問題」。但離岸前,他選擇「守」,不論以字為生,還是在香港,總有艱難想放棄的時候,但他以12月的句子作結。「這裡離了岸卻依舊是香港;那裡離了岸也可以是香港」,正是他堅持為香港人寫字造字,繼續把設計化作意念感動人心的原因。

編輯:王翠麗|文:尹青

《早辰一件事:字體設計師》20210511

香港有字體設計師正在設計一套繁體中文字型希望重現中文字的美學。

- 港台電視31

【發緊夢】20210217

【橙訊】電腦繁體中文字型不多,經常讓設計師們十分苦惱。當市面上沒有合適的現成藝術字型,設計師唯有自己畫自己造,「那個都是造字!一看就知道。」經過隧道口的大型廣告牌時,Roy興奮地把廣告上的中文字設計拍攝下來。

24歲的陳靖軒(Roy)在2018年8月建立了Instagram平台「思緒俠」,一開始只是一個分享自家設計的空間,文句中每一個中文字體都經過他悉心設計,獨一無二。「思緒俠」原是Roy筆下的角色,故事中的他在創作的過程中,會稍停腳步欣賞沿途的風景,著重過程開心多於結果得失,正正是Roy自己的寫照。

一粒字搞兩日

䌓體字型不夠用,很多時候港人無奈借用簡體和日文的精美字型,惟別人的字庫不足以我們日常應用,「缺字」的情況經常發生。Roy希望專注做䌓體字字體設計,於是在2019年末全心投入成為「思緒俠」,一個人全職造字。

即使讀者可能看不出來,但每一個字的背後都有其獨有的設計意念,花盡心思時間功夫,真正「粒粒皆辛苦」。例如Roy所設計的「年廿八洗邋遢」,特意每個字都加上圓邊,代表掃把滑走骯髒事物。「創作意念我不說出來或許沒人留意得到,但你看過作品會覺得靚,整體觀感是乾淨、不邋遢。」這就是字體設計力量,能讓文案更具張力和感染力。

「心機在於黑與白之間,怎樣在筆劃間做融合,需要微調很久。」點橫撇捺鉤,依據筆順等既有的字體結構基礎,以搭配(mix and match)、合併等元素,加添風格和玩味,例如不同的粗幼度能彰顯文字的力度和強硬度、回鉤代表韌力等。造每一個字,Roy說需時兩天,「付出的成本超多,難度、時間,與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冀讓人知道:香港有字體設計 

「當打字時、雜誌上沒有字體的時候,如果我們不再創新,還剩下什麼呢?」字體設計在本地不為人熟悉,甚少人看到廣告牌會像Roy一樣說「那是造字啊」。提高港人對繁體字字體設計的認知,是他堅持下去的動力,「無論幾辛苦或者嘥時間,我都想繼續造字。」

至於一整套字體?他當然想造。Roy創作的「思緒重生體」暫時造了百多個字,一套中文字體約6000字,如果以兩天造一個字的速度計算……大概32年後才完成?他苦笑,坦言造一套完整字體並不簡單,「希望最快明年可以推出吧。」記者對這個期限仍然有所保留,但會期盼著他夢想達成的一天。

 

圖:橙新聞|文:周涴楠|拍攝、剪接:劉智恒|製圖:Benny|責編:黃展豪

【U周刊】20191017

思緒俠的任務
 

某天碌 IG,唔覺意看到「思緒俠造字」的 account。每個 po 都是一張相配上一個詞語或語句,每一個的字體都不同,而且都不是一般電腦預設了的字體。透過手機去看,就是經由不同字體 / 詞語所構成的微小風景。
 
「思緒俠」真身是 Roy,「如果入到來,望見相還相字還字,整件事其實不 make sense;現在 merge 一齊,就會立即望見字體和配圖,然後再去看 caption,整個觀感便會更統一地走出來。」是的,除了字和圖,還有文案去延伸意義,「但文案只是用來 support 那組字。」講到尾,被選用的字詞才是主角。
 
Roy 也曾輕視字體設計。「讀廣告設計時,其中一堂教 Typography,其實沒有興趣,要做自己個名,試過做,才明白字體設計原來這麼重要。」
 
而中文字體設計尤其難,「我不是只做一個字,而是做一個詞語,會有幾個字,繁體字最難就是這一點,例如『夢幻』,『夢』字好多筆劃,『幻』卻好少,如果兩個字都是同一個粗幼度,mix & match 上就會好麻煩。」
 
揀選字詞設計時會根據甚麼?「其實都是源自生活。有時突然聯想到某個字,好似『少年時代』,那一天因為聽緊古巨基《致少年時代》,一開始已經決定做出一種好年青的 mood,然後想到以前的人去士多飲汽水,開汽水一刻,會湧出氣泡,就將這感覺放在字體上。」
 
為何要揀中文字去做?「簡單直接易明。根本從來都沒有諗過用其他字,因為我們身處香港,用的是繁體字,如果連香港的設計師都不去捍衛繁體字,邊個會去捍衛?」
 
「堅持」背後
 
會先聯想字本身?抑或先構思字體?
「一時時。例如『堅持』,一定是先想到這詞語。最初,用了一種好硬的字款設計,字中間又會穿一支支嘢出來,希望營造鋼筋的感覺;臨近出 po 時,始終覺得唔係嗰回事,決定重做。」
現在這一款,望落柔弱。「好多時我們就像盲人,看不見前路,只能依靠觸摸指示板上的那些點找方向,但摸到了,也要肯走下去才能到達。『堅持』這回事不一定硬繃繃。」

【信報】20191220

香港人的意思:nothing is impossible

 
要數香港的字體設計師好像真的沒有太多,第一次接觸 Moodmen Font思緒俠造字,印象中是上年颱風「山竹」過後的一段時間,就是見到有人造了「山竹」字樣的藝 術字,再click入這個IG account,全部也是不同字體的設計,突然才如夢初醒的想,啊原來香港也有字體設計師的。不過要數思緒俠造字中最喜歡的設計,一定是以彩色memo紙砌成的「香港人」字眼。 
 
思緒俠的真身是Roy,原本讀廣告設計的他畢業後也投身音樂平台、電影公司的廣告設計,當中發覺字體其實很影響整個設計,所以久而久之就迷上了字體設計, 也開設了「思緒俠造字」這個品牌。這次Roy給大家的聖誕卡寫上「Nothing is impossible」,就是覺得對於香港人而言,沒有事情是我們做不來的。「這半年來發生的事情很多都打破了大家對香港的既有認知,最大的改變是沒有了從前的冷漠,透過眼神,知道大家是同路人就會願意跟對方出生入死。」跟思緒俠造字的其他作品一樣,這次的聖誕卡設計也背景配圖加強字體的感覺,「選了一張香港落雪的場景是希望表達nothing is impossible」。
 
其實筆者好喜歡這個聖誕卡設計,「喂!」這個字其實 很親切,只有對着熟悉的人才可以很warm很搞笑地一邊擁抱一邊說「喂~~」這樣子,所以「喂!香港人」這句話即使沒有指向某一個人說,但卻異常地舒服。「設計畢竟沿自生活,很多時生活上見到熟人的第一句都是 『喂!』,所以就用了在設計上。」筆者跟Roy再繼續探討「香港人」這三個字的意思,「雖然大家一向都可能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但今年才有這個實質的機會大大聲說出口;更多人說、更多場合說,認同感才會增加, 『香港人』這三個字的力度才會增加,才會真正團結到 大家,所以我們更加要再說多點。」
 
以往的平安夜,走到擠擁的彌敦道上,再冷也暖笠笠;除了朋友,即使是陌生人,都可以說一句「喂!聖誕快樂!」 尤其是今年,即使互不相識、素未謀面的人,甚至是不同國籍種族的人,都展現出前所未見的互相幫助的情意結;因為,大家都是香港人。
 
生於香港:我們這一代
 
雖然說到香港會下雪好像有點誇張,但這半年來大家的思想每天都有被衝擊,既有的價值觀每天都有被顛覆,生於香港這個父權社會,傳統思維是下一代要「聽話」,但年輕人可以做到的、他們有的特質,我們這半年來看到了,「以往上一代會有一種『你憑什麼』的姿態,但事實證明,不管你年紀大或小,都總有自己的 value。所以選擇繼續造字的生涯,就是希望以自己的能 力去教育更多粉絲去喜歡字體。」除了對字體的重視, Roy亦希望大家可以慢下來,「碌」Instagram時只要多花兩秒時間,停一停在思緒俠的post,這天可能是「堅持」,那天可能是「忘記」,配圖有否引發你共鳴?Roy 為字體及配圖專門寫下的文案跟你經歷過的故事又有否很相似?
 
說到價值觀,也不得不提思緒俠的出處。話說很久以前,思緒俠跟全能俠是好朋友。有一天,思緒俠問全能俠,「什麼才是成功?」他們二人都有自己的目標,全能俠勇往直前,朝着目標全速前進,其餘的,一概不 理;相反,思緒俠雖然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步伐卻慢 得多:他欣賞到沿路風景,一路上也認識了不少朋友。 慢慢地,二人愈走愈遠,全能俠離開了思緒俠⋯⋯「成功的定義是什麼?這個定義是要來定義你還是定義我 的?這個時刻我選擇了當思緒俠,是否成功有誰說得清?那就即管先走下去吧!」
 
往後的成功太遙遠,眼前要做好的,就是要把2020年的 月曆賣光光。以「生於香港的無奈」命名的月曆很灰? 絕不,表面上可能是大家每天都會感受到的無力感,但背後的意思,其實Roy是想告訴大家「晝日夜垂,共勉如初」,你所經歷的,可能其他人也都在經歷,你不會孤 獨的,香港人與你同在。每個月都有不同字句語錄,全部由Roy或朋友寫下,全部有不同字體設計,「文字可以是很強的武器,但也是情感上的催化劑,讓人一看就感動到。」語錄不一定很政治,可能只會生活上的感觸,「令我在好友聚會的話題不再純粹」,這句相信不同年 紀的人看起來都會有所感觸,由從前跟朋友討論哪家餐廳最好哪位明星最漂亮,現在卻是要不要轉工買樓生小朋友;而思緒俠最拿手的思緒體當然亦派上用場,出現 在讓Roy感受最深的六月之上。默默寫上200+1,你猜猜這個月的語錄會是什麼?
 
「去年過得不好,下年要過得好。」夾在月曆裏的紀念卡,以這句作結。

【honeycomb企業專訪】20200929

Roy Chan是思緒俠造字(下稱思緒俠)的字體總監。思緒俠的業務大概分為兩方面:「企業對企業」和「企業對客戶」的商業模式。

公司營運的方針主要是以「企業對客戶」的名氣去接「企業對企業」的客源。Roy希望設計一些藝術字體,能在香港街道上的風景或網絡社交平台廣泛應用,令消費者能看到字體的多樣性。

「造字」,由一個故事驅使的。

跟很多從事設計的人一樣,當Roy使用一些精美的字體時會出現「缺字」的情況,例如使用簡體字或日文字時,當「您」這些繁體字是不能應用的,而Roy又認為這個字體很精美的時候,那怎麼辦呢?Roy便會根據想用的那一套字體的部首及字形去組成自己想要的字,這便是開始造字的過程。

一段時間後,Roy便開始製造產品,由最初的製造「浮字機殼」系統,直至去年年末亦推出了一款名為「生於香港的無奈」的月歷這個商品誕生。完成月歷的生產後,Roy發現這個營運模式有持續發展的潛力,於是便辭退了正職,正式開始了這個行業的發展。

由於思緒俠只是接字體的工作,這使到思緒俠跟其他公司有明顯分別,當其他公司接收到設計需求的訂單時,需要考慮一些繪圖或更多設計上的需求,而並非專注於字體。所以有別於市場其他競爭者,Roy的公司專注在設計藝術字體方面,所以會將這件事做得更好。

很多人都會問我們公司為何只是專注設計繁體字,我的答案只有一個——不是我們刻意不設計英文,或不設計簡體字,而是我們從一出生便使用繁體字,因此我們「造」繁體字,就是這樣簡單和純粹的願望。

Roy覺得創立思緒俠最大困難應該就是尋找「企業對企業」商業模式的客源。「我們公司由製造產品開始,從而建立我們公司品牌,我們有自媒體,即在Instagram上有自己經營的品牌,但「企業對客戶」商業模式的客人是不足夠的,我們推出商品時,Instagram上的客人會購買或分享到自己的社交平台,但數量始終遠不及商業客戶購買的多。」

Roy發覺在創業之後最大的不開心是在於「造字」的時間變少,因為要處理很多行政上和財政例如開支上的事項,始終自己不是專長於這些地方,總要花多一點時間。卻又不能不做。

對於新的創業者而言,Roy用最簡單及最現實的寄語:不要害怕辛苦。

「正如我自己一開始創業,也不是想著要去做藝術字體而去做的,只不過是做著自己想做的東西,從而找尋一個平台去發佈(例如:Instagram),當有人欣賞,證明這件事是可行的時候,便會有人買你的產品。我們就是因為製這的月歷有人買, 甚至最終售罄,我們便有一定的資本去創立公司,所以我覺得:當你堅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最後才會得到正確的回報,這相比你一開始便鴻圖大志,計劃自己要先儲有一百萬再去創立一家公司,要聘請幾多位員工、要做甚麼、模式如何分佈,會發展得更持久,個人的內心亦會更強大一些。」

想發掘思緒俠的更多樣性?

讓我們詳細了解你的訪問內容